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新闻 >

对高度集中计划经济体制在农村兴衰的反思

编辑:首页 来源:首页 创发布时间:2021-02-19阅读9916次
  

首页_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产物。始作俑者是斯大林。其核心内容是以行政命令管理经济,反驳价值规律,敌视商品和市场。

1936年宪法的实施标志着这一制度在苏联的确立。新中国正式成立后,这个制度也完全一样。

建国之初,我国只是多种所有制并存。在1950年至1952年全面恢复国民经济的过程中,通过在中国没收官僚资本和帝国主义企业,创造了社会主义国有经济;通过土地改革,地主的土地所有权变成了农民的土地所有权;允许民族资本主义发展。1953年根据过渡时期总路线否决。

到1956年底,三大改造工程已经完成,社会主义公有制在国民经济中占据主导地位,成为中国唯一的经济基础。主要在行业。国有经济主导全国。

在农村,将进行农业合作,土地和农具将由集体接管,直到生产资料。国家对国民经济的控制空前加强,也标志着农村几乎建立起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

在1985年8月的北戴河党代会上。通过《关于在农村创建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到当年10月,由原来的74万个高水平合作社改为2.6万个人民公社,农民1.2亿人,占全国农民的99%。

首页

农村高度集中的经济体制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加强。20世纪70年代末,从安徽凤阳小岗村农民自发生产承包和家庭承包开始,这一制度在现实生活中再次被封闭。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在农村土地所有权的前提下,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1983年10月,国务院发出通知,实行政企分开。到1984年底,全国已建立了9万多个乡(镇)政府。

农村人民公社制度一去不复返了,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在农村已经走过。与此同时,乡镇企业和非农产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农业生产向商品化、专业化和社会化发展,有力地推动了农村产业结构的变化和农村现代化。中国农村逐步从计划经济体制向计划商品经济过渡。1992年,邓小平南方讲话明确指出,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计划和市场不是两个社会的明显区别。

这种论调完全避免了人们在经济体制改革中的思想枷锁。同年,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明确提出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农村发展进入新时期。综上所述,1949年至1956年完成了三次大的革新,中国农村生产关系的变化趋势是地主土地私有制(1949年(1952年)农民土地私有制——,1956年)社会主义公有制——。在公有制前提下,1956年以来的变化是:高级社会集体化(1956)、人民公社集体化(1958)、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1978)。

从经济体制来看,1956-1978年是计划经济体制,而以前和今天都是市场经济体制。建国以来,农村建设走过了一条艰难的道路,中国农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痛苦。因此,有必要对这段历史进行反思,以便为我们未来的建设和发展少走弯路。

首页

建国初期的土地改革彻底摧毁了封建剥削制度的基础,创造了农民土地的私有制,构建了农民几千年来拥有自己土地的梦想,创造了现代自耕农小农制度。农民既是土地的经营者,也是土地的所有者 从1953年开始,逐渐被农业合作社运动所取代。这场运动蓬勃发展的根本原因是党在传统社会主义理论指导下的主观自由选择,即社会主义必须消灭私有制。

直接原因是土地改革后,农村往往有中农富农简单化的趋势,往往有社会阶层分化的迹象。历史原因是,中国自古以来就不相信“贫富不均,而患不平衡”的思想。由此预示了农业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在这场运动中,原有生产力得到极大释放的农民个体经营被国家高水平社会的集体化所取代,党的主要领导人指出这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到1958年,被人民公社集体化取代。

毛泽东的初衷是向全民所有制过渡。本质上是一种空洞的社会主义,不可能超过物质的极大丰富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极大提高,而只是一种低级的平均主义。

正如小平同志所说:“过去社会主义是平均主义,本质上是平均贫困。”这两次集体化虽然为国家工业化积累了资金,但却英勇牺牲了农民的利益,特别是严重割裂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最终造成了农业生产和农村消费市场的衰退。在此期间,中国农民家庭人均纯收入从1953年的57元下降到1978年的134元。

年均增长率近3元。到1978年,仍有2.5亿农村人口没有解决温饱问题。时光荏苒,1978年,当小岗村的18个村民敢为天下先,按下了18个神圣的指印,当党中央、邓小平顺应民意,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时候,中国农村的春天,中国农民的春天真的来了。

即使这个制度在小岗村,也只是解决了前20年大部分农民的温饱问题。直到1998年,由于江主席要来这里采访,当地政府才投入巨资对小岗村进行改造,小岗村的面貌和农民的生活才得到了彻底的改善。但是,这一制度在顺应农民意愿的基础上,将土地管理的自主权归还给了农民,农民心中蕴含的生产积极性得到了充分调动,农村经济蓬勃发展。从1978年到2007年,农村人均收入从134元下降到4140元,快速增长了近28倍。

农村反对,农民也反对。未来农村发展的关键是:一是顺应农民意愿,培养创新精神。

其次,用科技武装农民,让农民也能参与市场竞争。但是今天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总之,农民也可以是新生产力的代表。

纵观这段历史,有两个难忘的教训:一是主观主义,它主观地指出,当社会主义等于单一公有制时,同一性就是陷害人。当“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的口号响起时,也是农民痛苦的开始。第二,平均主义和大锅饭也要嫁祸于人。幸运的是,小平同志得到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声援。

作者:刘卫平来源:中学美术教学与研究版出版要求注明出处。原地址:http://www.lw54.com/html/fazhan/20181222/8042117._首页。

本文来源:亚博网页登录-www.47pd.com

017-913439664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4 香港市亚博网页登录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港ICP备86867829号-6